当前位置:南方高科 soutec.com.cn国学红楼梦中贾母安排清虚观打醮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
红楼梦中贾母安排清虚观打醮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
2022-09-01

贾母,又称史老太君,贾府的最高权位者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文章,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!

《红楼梦》里有把神奇的风月宝鉴镜,正面照是红颜美人,背面照就是红粉骷髅。

为啥一僧一道要把这把风月宝鉴镜放到贾家?正是因为太虚幻境门口写的一副对联: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处有还无”。

贾家作为一个赫赫扬扬近百年的大家族,滋养出来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,真真假假难以分辨。不论是红颜美人,还是慈善夫人,经这风月宝鉴一照,真相让人大吃一惊。

那么平时端庄体贴的宝姐姐薛宝钗,在风月宝鉴镜里是什么样子呢?

世界上庸庸碌碌的俗人,看不清一个人的真面目,就会被欺骗,而看清真面目,才能不受欺骗,打蛇打七寸。

在荣国府,恐怕第一个能看透宝钗的,就是那个人老成精的老祖宗贾母了。

元春省亲后的第一个端午节,袭人对宝玉说:“端午儿的节礼也赏了。”说着让小丫头把元春赏给宝玉的节礼端出来——上等宫扇两柄、红麝香香珠二串,凤尾罗二端,芙蓉簟一领。

袭人告诉宝玉:“你的同宝姑娘的一样;林姑娘同二姑娘、三姑娘、四姑娘,只单有扇同数珠儿。”

元春赐给宝钗和宝玉的节礼一样,黛玉同贾家的姐妹一样。对元春的身份来说,这些礼物并不贵重,但其中的意味却耐人寻味:宫里的娘娘赐婚宝钗和宝玉。

这对薛家来说,无疑是好消息,薛家为了响应元春,不爱花呀粉儿等东西的宝钗,特意戴上了红麝香串子。

但元春此举非常有意思,她只是用节礼暗示,而不是正大光明的赐婚,这种模棱两可的表态,在荣国府这个加上仆人近千人的大家族里,就会人心浮动:到底是贾母支持的木石前盟,还是王夫人支持的金玉良缘胜出,宝玉的嫡妻人选,实际就是荣国府未来权力的风向标。

表面上看是宝钗和黛玉之间的竞争,实际上是新旧权力间你死我活的斗法,接下来贾母一出手,就让宝钗名誉扫地,让金玉良缘成为一个笑话。

张道士捧出的金玉法器:宝钗被嘲笑为杨贵妃。

元春赐礼后,宝钗就总远着宝玉,原文里说:“宝钗因往日母亲对王夫人等曾提过,‘金锁是个和尚给的,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’等语,所以总远着宝玉。”

宝钗远着宝玉,参照邢岫烟和薛蝌订婚后,邢夫人就“本欲接出岫烟去住”,说明在红楼时代,有婚约的男女二人,在结婚前就该避嫌了,所以宝钗远着宝玉,说明宝钗已经把婚约当回事,因此才戴上红麝香串子。

红麝香串子实际是薛家向荣国府上下宣告婚约的一种方式,同时也是对贾母的炫耀。

贾母接下来就让薛家母女知道了什么叫“姜是老的辣”,她迅速安排了清虚观打醮,与张道士一唱一和,就让宝钗成了一个笑话。

宝钗根基太低

张道士一见贾母,先夸宝玉:“我看见哥儿的这个形容身段,言谈举动,怎么就同当日国公爷一个稿子。”

宝玉像国公爷,说明宝玉有祖风,而荣国府的祖上,那是国之栋梁,说明宝玉身份尊贵如此。

接下来张道士就给宝玉提亲,贾母赶忙回绝说:“上回有和尚说了,这孩子命里不该早定亲……你可如今打听着,不管她根基富贵,只要模样配的上就好,来告诉我。便是那家子穷,不过给她几两银子罢了……”

贾母这话直接就是针对薛家了。

当初宝钗向周瑞家的透露金玉良缘时,就说她的金项圈是一个癞头和尚给的,这里贾母偏说和尚说的,宝玉不易早娶。这明显就是以其人之道,否定薛家自以为是的金玉良缘。

接下来更狠,薛家是打着自家富贵的幌子,来求婚的,贾母偏偏说“便是那家子穷,不过给她几两银子罢了”,言下之意是荣国府看不上薛家的那点银两,更看不上薛家的根基。宝钗要想嫁给宝玉,也行,那得是贾家花几两银子买来就是了。贾家花钱买来的女子,那是什么身份——是妾,是丫头。

张道士的法器:金玉良缘就是个笑话。

薛家借口和尚给的金项圈,就想跟宝玉结亲,张道士就让手下的小道士们拿来一盘子法器,进献给宝玉让他挑,还特意交代:“众人托小道的福,见了哥儿的玉,实在可罕。都没什么敬贺之物……哥儿便不稀罕,只留着在房里玩耍赏人罢!”

薛宝钗的金项圈是和尚给的,这张道士就让一众道士给了三五十件金的玉的。还说跟宝玉的通灵宝玉一比,就“没什么敬贺之物”,就是告诉荣国府上下,宝钗的金项圈根本配不上宝玉的通灵玉。

更绝的是,贾母质疑张道士:“你也胡闹!他们出家人,是哪里来的(金银法器)?”就是要质问薛家,一个癞头和尚,怎么会有金的玉的项圈,明着说张道士胡闹,实际就是告诉荣国府:薛家胡闹,金玉良缘就是薛家攀亲的一个谎言。

张道士和贾母这一唱一和,真是把宝钗这个未出阁的黄花大姑娘撕得名誉扫地。

贾母这一出,实际是在荣国府立了威:荣国府还是我贾母说了算,因此之后,宝钗就得了一个外号——杨妃。

金蝉脱壳:宝钗轻松把脏水泼给黛玉。

一个未婚女孩,清誉是最重要的,一场清虚观打醮,让宝钗在荣国府成了“给她几两银子”就能买来的丫头,名誉扫地。很快荣国府上下就说起了宝钗的闲话。

当时宝钗说自己怕热,宝玉竟没头脑地对宝钗说道:“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,原来也体丰怯热”

其实宝玉说这话本无心,他肯定是听旁人说宝钗是杨贵妃,却不知何意,看到宝钗怕热,才想起杨贵妃也是体丰怯热,因此不自觉说出此话。

虽然宝玉懵懂无知,但这个细节却透露出荣国府给宝钗起了杨妃这个外号。而这个外号对宝钗这个未出阁的姑娘来说,实在是极大的侮辱。

说宝钗像杨贵妃,潜在意思是宝钗为了兄弟出卖自身求富贵。用杨妃形容宝钗,实际是贾母清虚观打醮后,荣国府上下对薛家及宝钗一家的准确而具有侮辱性的戏谑。

宝玉这没头脑的居然直接把这种话说到宝钗脸上,宝钗自然大怒。

好巧不巧,一个叫靛儿的小丫头偏偏此时来找宝钗寻丢失的扇子,宝钗顿时大怒,原文说:“宝钗指着她道:‘你要仔细!我和你玩过,你再疑我。和你素日嬉皮笑脸的那些姑娘们跟前,你该问她们去。’”

宝玉指宝钗是杨妃,实际就是当面指出薛家和宝玉攀亲,宝钗趁着靛儿的火候,指桑骂槐地骂宝玉:我根本没和你宝玉玩过,你为何疑贾母说的不自重的姑娘是我?谁跟你嬉皮笑脸天天一处玩,谁才是那没皮没脸,跟你宝玉攀亲的姑娘。

宝钗说的这个姑娘是谁?恰巧黛玉这时问宝钗看了什么戏?宝钗阴阳怪气地说看的是负荆请罪。

什么是负荆请罪,正是因为元春赐婚宝钗,黛玉吃醋和宝玉闹得不可开交,后来宝玉又跟黛玉赔不是,此所谓负荆请罪。宝钗此时提起这事,实际就是说和宝玉嬉皮笑脸的姑娘就是黛玉,负荆请罪就是一例。

宝钗此举,实际是把丢失清誉、和宝玉暧昧的脏水泼到黛玉身上。

此回的章回题目叫《宝钗借扇机带双敲》,脂砚斋侧批:“借扇机带双敲,是写宝钗金蝉脱壳”。

脂砚斋说宝钗“金蝉脱壳”耐人寻味,宝钗要逃脱什么?自然是名誉被污,她是怎么脱壳的?那就是祸水东引,把脏水泼向黛玉,自己就洗刷了清白!

宝钗斗不过贾母,但对付一个不擅长阴谋的黛玉,还是绰绰有余。